趣書網 > 十丈紅塵長生仙 > 第8795章 會接受嗎?
    老楊頭擺擺手,啥話都不想說。

    老姜頭也不問,倆老漢沉默的坐著,各自都在心里思念著自己的老妻。

    半晌后,老姜頭出聲打破了沉默,“老哥哥,我奉勸你一句話,年輕的夫妻,老來的伙伴,趁著嫂子還健在,你們還是和好吧!”

    “別落到我這樣,有啥話,都只能對著她的牌位自言自語,九泉之下到底能不能聽到,誰都不曉得呢!哎!”

    老楊頭重重嘆口氣,“你說的……在理!”

    ……

    夜里,駱鐵匠果真過來請老楊頭去駱家吃飯了。

    老楊頭說:“不急,我先去五房跟老五說幾句話就來。”

    老楊頭來了五房,楊華洲說:“爹,先前駱大哥還專門過來請你吃飯了。”

    老楊頭說:“我曉得,剛跟他打過照面了。”

    “那爹你咋又回來了?”楊華洲又問。

    老楊頭說:“你娘呢?”

    楊華洲愣了下,爹竟然還打聽起娘的下落來了?

    “娘回了老宅。”

    “咋會餓老宅?她夜里不過來吃飯嘛?”老楊頭又問。

    楊華洲說:“娘說她夜里不想吃,想回去早些歇息,許是今日白天梅兒他們過來,咱娘有點累。”

    老楊頭想了想,這估計不是累,而是心情不好。

    因為在飯桌上老太婆說話不討喜,又遭遇了梅兒的白眼。

    “行吧,我曉得了。”

    老楊頭擺擺手,去了駱家吃夜飯。

    這頓夜飯,老漢吃得心不在焉。

    駱鐵匠和楊華忠也都看出來了,楊若晴也看出來了。

    但大家都沒問,人嘛,都有自己的心事。

    若是老漢愿意說出來,待會三兩杯燒刀子喝下肚,就啥都吐露出來了。

    你不問,他自個都要說,甚至說著說著還說得停不下來。

    楊若晴估摸著他們酒喝得差不多,便起身去了灶房準備米飯和米湯泡鍋巴。

    她前腳進灶房,后腳老楊頭竟然過來了。

    楊若晴看到老漢竟然出現在駱家后院的灶房,真是吃了一驚。

    而且老漢還鬼鬼祟祟的樣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楊若晴的錯覺不,反正,這老漢今夜目光躲閃,一點兒不光明磊落。

    “爺,你咋來了這兒啊?是有啥事不?”楊若晴問。

    老楊頭環顧四下,問楊若晴:“晴丫頭,能不能幫爺做件事?”

    “啥事兒啊?爺你說說看唄!”楊若晴笑著眨了眨眼,可沒有滿口應下。

    燈光下,不知是不是楊若晴的錯覺,總感覺老漢的臉紅了。

    是的,那么黝黑臉龐的國字臉老漢,臉上還有不少胡須,可就是這樣一張黑堂堂的臉,竟然還紅了!

    “那啥,你能不能拿個保溫的食盒,裝點飯,再稍微夾點菜,菜也不需要太好,有點肉,有點魚,有點蝦,有兩塊雞,最好再來幾段黃鱔,額……要是還塞得下去,那鹵豬蹄也還不錯,最后再搞點蘿卜白菜啥的,撿兩塊軟化的米糕,裝一個食盒里,給我,成不?”

    楊若晴聽完這一長串,樂得嘴巴差點歪到一邊去。

    這么豐盛的便當,如果說‘不需要太好’,那請問啥才是比較好的?

   &n nbsp; 楊若晴幾乎想不出來了。

    楊若晴開門見山問:“爺,你是夜里沒吃飽嘛?為啥要準備食盒呀?”

    老楊頭說:“我吃飽了啊。”

    “那為啥還要外帶呢?是不是帶給誰啊?”楊若晴又問。

    老楊頭支支吾吾,說不上來。

    楊若晴又笑著說:“要我幫你送不?”

    老楊頭趕緊搖頭,“不要不要,我也不是要送給誰,我是帶回去明日吃。”

    “爺,你這話我可就不愛聽了啊,難道明日我爹娘不給你準備飯菜啦?還需要你從我家打包飯菜回去墊吧肚子呀?這可是打我爹娘的臉哦!”

    老楊頭越發尷尬,坐在輪椅上,腳指頭沒有知覺,但手指頭已經摳著輪椅的扶手,支支吾吾不知該說什么好了。

    楊若晴見好就收,不再多問,“沒問題,我這就給爺準備食盒。”

    “我在這里等你,準備好之后拿來這里給我?”老楊頭又說。

    楊若晴莞爾,“沒問題,不驚動其他人!”

    老楊頭朝楊若晴豎起一根大拇指,好樣的,夠機靈!

    很快,楊若晴就準備好了食盒,拎在手里沉甸甸的,楊若晴感覺就算是自己,估計都得三頓才能吃完。

    真的很好奇老楊頭讓她準備這么重的食盒到底想送給誰吃?

    誰有那么大的胃口?

    但老漢不說,楊若晴也不好再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老楊頭尋了個借口提前立場,楊華忠要送,老楊頭死活不讓他送。

    “就幾步路,用不著送!我還得去你五弟家轉悠轉悠。”

    老漢提前走了,楊華忠回來接著吃飯喝酒。

    楊若晴跟紅袖那里交待了一聲,悄咪咪的尾隨在老楊頭身后也出了家門。

    出來后才發現,這老漢壓根就不是往五叔家去,而是掉了個頭往村子里去了。

    楊若晴跟了上去,心說難道爺是給姑姑他們送吃的?

    一走倆走,走到路口,老楊頭掉投訴往跟老王家相反的方向去了。

    這是……回老宅了?

    食盒不是給姑姑準備的呀?

    送去老宅,難道是給老太太的?

    楊若晴心里按捺著激動,繼續跟在老楊頭的身后往老楊家老宅那邊走。

    心里卻想著這老漢若真是給老太太送食盒,他的目的是啥?

    這是在向外界傳遞著一個什么樣的訊號?

    一路跟一路在心里琢磨,果真,老漢到了老楊頭老宅附近,老宅正前門是有門檻的,而且夜里也關著門,老楊頭將輪椅停在門口,抬手敲了敲門。

    很快,里面便傳來楊永智的聲音,“哪個?”

    老楊頭低低應了一聲。

    門隨即就開了,楊永智來到門口,看到是老楊頭,顯然也很震驚。

    楊若晴找了個地方隱藏住身形,然后豎起耳朵聽那邊的對話,便聽老楊頭說:“那啥,你奶奶夜里沒吃夜飯,和食盒你給她送過去,還是熱乎的,叫她趁熱吃!”

    楊永智結接過食盒,快步往后院去了。

    老楊頭卻沒走,留在外面好像是要等結果。

    楊若晴肯定也是不會走的,她也想等結果,看看譚氏老太太會不會接受老楊頭的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