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網 > 合體雙修 > 第1309章 只是當時已惘然
    神足歷,是神足一脈的歷法,由先代太上長老姜螟編制。

    傳說,姜螟曾于摘星臺上驟觀日晷,夜觀星月,終有所感,制出了專屬于神足一脈的歷法紀年。

    后不知為何,姜螟竟以身殉道,自祭其心于星空之下,此后,其親手所建的摘星臺,被更名為摘心臺,以此銘記這位長者之逝。

    在神足歷中,姜螟將一年定為十個月,以九為極、十為無極之故,以此合于遠古十靈之道。

    每個月定為36天,合于天罡;另加5日為年,合于五靈;每隔三年為閏,多加1日,為君王閉門休沐之日。

    從最初的年號巨元,再到后來的巨申、巨業,每一次族中權力交接時,都會改元。

    此代神足王定下的年號,是巨足,此年號一共只使用了4721年

    【巨足紀四七二一年,春三月,日在天機,王祭天地,醒血,不利,逐王子棄。】

    【元妃不利,謫稷山,刑三等。】

    【二祖斥王,諸子亂,焚宮室。】

    【王奔,民怨,擒王于野。】

    【姬君至,亂遂止。】

    【日在天閑,王鎮稷山,刑一等。】

    【日在天勇,二祖行政,諸子百官為輔,號曰‘共和’,新元定。】  “這樣刪改應該可以了吧?我已極盡春秋筆法,若二祖仍舊不滿,我也無可奈何”太史閣中,史官司羅放下刀筆、竹簡,一想起前幾日發生的事情,面色仍

    舊有些復雜。

    醒血儀式本該是族中盛典,卻不料這次竟會出了亂子。

    據說是傳說中的【犬神妖詛】重見天日,席卷全城,這才導致全族一起發了瘋,竟上下一心,把自家大王給推翻了

    是了,這一定是傳說中的妖詛,否則為何連仙帝都難自制,便連我這等隱藏血脈、修為的仙王,竟都無法幸免。

    一想到當時說的羞恥言論,司羅便面黑如炭,恨不能將此黑歷史付之一炬。  【我叫司羅,前身歲無朝夕,此身則暫為三千三百歲,目前住在神足城東郊幽篁林,未婚。我在太史閣上班,一天只工作四個時辰,絕不加班,雖為仙王,卻甘愿裝成碎虛小輩,一心只想過平靜的生活。我不近女色,因為不喜歡軟弱的妖物,像姜嫄那樣的女人就令我厭煩;酒亦僅限于淺嘗,只因酒的味道,會讓我想起天獄受刑時,劊子手噴在斬頭刀上的鎮靈酒,淺嘗則是為了克服心魔。我喜歡強大,最喜歡的妖類是鎮冥象,其次才是地巨;我喜歡堅韌,最喜歡的植物是竹,愛聽幽篁林的雨聲,那會讓我心竅歸于寧靜,從而抑制日益失控的殺意。可自從朝月龍宮七子降世,此界便冬災不絕,三月飛雪。我因久失雨意,殺氣盈溢

    ,近期一看到其他史官遺棄的竹簡,就遺憾于心愛之竹被棄,想要血洗太史閣我曾找過一位道人看相,道人也說我十分正常。】

    不行,不能再想那一天說過的話了

    幸而姬水帝君降下分神,解了妖詛,才將動亂平定。  但此時,王政被推翻已成事實,族人自不可能放任舊王復辟的——當時群毆舊王的可不在少數,許多人都怕秋后算賬。于是諸子百官合議后,最終決定將神

    足王鎮于稷山

    諷刺的是,大王本想要鎮壓自己的元妃,最終被鎮壓的卻成了自己。

    如此舊王退位,新王當定。

    但因諸子爭權未果,各不相服,難定王權,族內不得不暫行祖制,以共和之制,由兩位太上長老主政,由諸王子、百官參政,共商族事。  當然也有不少人推舉二祖重掌王權,但二祖忙于解開星空足印之秘,對權勢并無興趣,此事只得作罷;便是所謂的主政,實則也只打算管那些關乎一族興亡

    的大事,尋常小事是不打算過問的。

    但有一事,二祖卻格外在意,那便是族史的記錄

    二祖并不希望史官詳實記錄這場動亂,畢竟全族一起狂犬病發作什么的,這種事情是能記錄的?是打算讓后世子孫永世嘲笑祖先的黑歷史嗎?

    所以,司羅必須反復斟酌字句,一旦族史寫的不合二祖心意,便會打回重寫。

    他已經重寫了五次,不想再寫第六次。

    主要是下班時間快到了,他司羅,絕不加班。

    于是帶著第五版的卷宗,離開官署,前往族中禁地交差。

    一路上,司羅遇到了不少同僚、同族,一些以前會和司羅問好的族人,此刻遇到司羅,卻全都有些畏懼,只肯遙遙見禮。

    只因司羅偽裝了一輩子的碎虛小輩,卻因一場狂犬病暴露了身為仙王的事實。

    若只是仙王也就罷了,偏他還是一個精神不太穩定、疑似擁有反社會型人格的問題仙王

    又因司羅胡言亂語時,提到了自己曾在天獄受刑,于是有好事者查閱了天獄記錄,竟把司羅隱藏的某段過去翻了出來,于是曾經的同僚、友人全都駭然了。

    這司羅年少之時,竟曾是一個鎮壓于天獄的怪物!

    那樣的怪物,卻不知為何,被人放出了天獄,于太史閣中隱姓埋名這也太恐怖了!

    “平靜的生活,終是被人打破了么,既如此,倒不如聽從那位道人的建議,遵從自己的內心”司羅眼中殺意洶涌,是道心即將失控的前兆。

    他竭力對抗著作祟的心魔,可他此刻的眼神,還是將周圍的族人嚇得鳥獸散了

    世界愈發令他感到了孤獨、茫然,他自出生起,便與世間妖類不同,是個異類。但若旁人沒有問題,那么有問題的,也只能是他自己了吧

    所以,天獄也好,地獄也好,于他而言,待在哪里,并沒有本質的不同,無非是面對的刑具有所差異。  時間于他沒有意義,生命于他亦無真實感。從前的他,只當自己是個空有軀殼、游離于世界之外的惡鬼,但最終,獄中的陰山鬼物告訴他,他連惡鬼都不是

    ,他們不是同類

    修道,有方向,才有道。

    他找不到前進的方向,分不清前后,觸不到左右,無論哪一個方向,都只有遙遙無期的黑暗,行于其中,他連自己是否真的前進了都無法確定。  卻有一人予他救贖,將他帶出了冰冷天獄,更傳他心竅之法抑制心中惡鬼。那人于他,如師如父,如整個世界,但那人最終卻選擇了殉道于星空之下,令他

    再度歸于茫然

    世界再度失去顏色,即使如此,他卻潛移默化,喜歡上了那位師長留給他的平靜生活。

    可現在,這樣平靜的日常,終是要失去了

    若他殺意失控,怕是要再度回歸天獄的,又或者,這一次等待他的,會是比天獄更加冰冷的刑牢

    他本可以忍受黑暗,倘若不曾見過光明,可如今,陽光卻把他的孤獨照耀的更加蒼涼

    世界的光,不會再為他這樣的鬼照耀第二次了,除非奇跡出現  “一個人時是孤獨,一個人找另一個人,一句話找另一句話,同樣也是孤獨。有些人的一生,注定要經歷三場雨。于第一場雨中,明白孤獨的滋味;于第二場

    雨中,明白世界并不只有孤獨;于第三場雨中,行于風雨和長夜你不能用孤獨去應對黑暗,要用火。”

    一道聲音突然響起。

    一只手掌從后方按在了司羅的肩頭,令浩瀚如海的鎮靜雨意流進了他的身體,令其內心歸于平靜。

    “要用火?”

    “你是王子棄?多謝殿下相救”

    司羅面色感激,心中則十分意外。  暗道這王子棄不是一介凡人嗎?之前還因為弱小要被驅逐,為何竟擁有如此深如淵海的雨意,連能讓一個天獄都鎮不住的邪魔外道,一瞬間歸于平靜,這是

    何等驚天的手段,怎可能出現在一位凡人身上。

    莫非,此人和從前的我一樣,也在刻意隱藏實力,只想過平靜生活?

    又或是世間真有人,可以生而神圣

    “舉手之勞罷了,司羅兄不必言謝。如今天地無雨,倘若殺意再度失控,可以隨時找我。”寧凡承諾道。

    笑容中,有一絲追憶之色閃過,顯然是從司羅身上,看到了某些故人的影子,所以才會樂于助人。

    但卻不必言明。

    在這場陌生輪回,連姬扶搖都沒認出他,旁人更加認不出了。

    那就不必將一切點破,反倒更應踐行他的逆樊之路,借此良機再攪渾一個輪回。

    若他只是寧凡,他可以和這位司羅敘舊,聊一聊對方平行輪回的另一些可能。

    但此刻,他只能是逆樊。

    “這是我自己的病癥,如何敢勞煩殿下”司羅似有一絲心動,但到底和寧凡不熟,君子之交淡如水,這是那位長者的教導,他時時記著,從不愿多欠人情。

    但既有的恩惠他絕不敢忘卻的,這同樣是那位長者的教導。

    寧凡剛剛施加雨意救治于他,此恩情,他需要好好斟酌,該如何回報才能顯得鄭重。

    此為大恩,若他剛剛殺意失控,殘殺胞族,定要失去眼下的平靜——這是那位長者留給他的最后東西,他不想失去。  寧凡:“無須客氣,你是仙王,是我族族運的重要一環,幫你,也是為了族運昌隆。此非私事,而是公事。當然,若你過意不去,屆時可攜帶些診金前來。兄

    有所不知,我家中近日多了個揮金如土的米蟲,每日都會向我索取巨額研究經費,我雖有金山銀山,想要養活這只米蟲,也是略感吃力的”  姬小搖:“讓我看看,是哪只小奶狗在背后說人壞話~哎呀,這不是人家最最喜歡的金主殿下嘛~殿下腰纏萬貫,只用了你一點點小錢而已,何必如此心疼呢

    ,你并不吃虧呀~我可是為你烹茶倒水了許多次,就連最心愛的茶葉都被你喝了好幾百斤呢,你看,我就沒有任何心疼,反而心情愉悅地寫了好幾篇道卷報告~”

    寧凡:“姑娘當然愉悅了,若也有人每天給我百金揮霍,且還有一個無論如何都殺不死的素材可供我放手施為、收集數據,想必我也能成為一個愉悅之人。”  姬小搖:“你明明也樂在其中,不是嘛~我以麒麟茶收集數據,你也令一身毒道與日俱增,此茶之荒力,于旁人而言有詛,于你卻可精進不可思。人家只收了

    你區區百金,這哪里在做研究,分明是做慈善呢~”  司羅:“殿下,百金確實不多。姬水前輩于我族恩若稷山,即使不考慮此事,多少人想以百億、千億金跪求,前輩都不曾假以辭色。便似我這等史官,即使偽

    裝為碎虛小輩,年俸也有數百萬神藏金,區區百金實在不值一”

    寧凡:“我說的是天道金。”

    司羅:“?”

    一兩天道金可是能兌換幾百億神藏金都不止的,你確定每天要給對方百兩天道金?

    司羅:“打擾了,是晚輩格局低了,晚輩尚有差事,請容晚輩先行一步,二位前輩慢慢聊”

    司羅愈發確定寧凡不是凡人,索性直接以晚輩自居了。

    若非生而神圣,誰能每天揮霍一百金不眨眼?始圣都不敢這般揮金如土吧!

    心道難怪威震淮渦世界的姬水帝君,愿意跑來天天糾纏王子棄。族人不敢明面議論此事,暗地里卻早已傳出諸多流言。

    流言的版本有好幾個,或香艷、或詭譎、或充斥了無數反轉

    卻原來此事背后的真正原因,僅僅只是這位殿下的家底,豐厚的有些異于常人嗎?

    真相并不勁爆,卻也十分合理。若有人肯開出一天百金的價格,真圣都要為之動心的,何況是尚未成圣的姬水帝君

    問題是

    若這位殿下真的這么有錢,我登門拜訪時直接送錢,是否顯得不夠鄭重

    司羅暗暗揣測著寧凡的喜好,打算認真準備一番之后,再去登門感謝寧凡今日的相救。

    揣測別人的喜好,對他來說有些困難,但師命不可違,恩必報,怨必償,若連師命都忘卻掉,他的心中便真就一點微光都不存了。

    說起來,殿下之前說的那些話,究竟有何深意

    要用火去戰勝黑暗嗎

    可,火從何來

    雖有心請教一二,可殿下正忙著和前輩談話,他不應打擾的。

    

    司羅識趣的離去了。

    寧凡望著司羅急于下班的身影,只覺世界之大,果然無奇不有。

    木羅化冥羅,愛竹終得竹;森羅懸頭顱,求雨不得雨;而這司羅,卻只想過平靜的生活,孑然一身,忙忙碌碌

    森羅萬象,萬象而千面,這也是其中的一面么

    就如同她,亦有花開千面,每一個樣子都不盡相同  姬小搖:“你很在意這個叫司羅的人?莫非是熟人的異世身~又或者,你之所以幫助他,單純只是想要增長地巨族的族運?需要我幫你一把么,我有諸多寶物

    ,絕對物美價廉,比如這一件登登~”

    黑色的月光閃過,姬小搖的手中頓時多出一件寶貝。

    那是一個朽木材質的劍鞘。

    不同的時空,相似的經歷,他年少時,曾有小妖女借他人之手,輾轉贈予他一個朽木劍鞘。

    曾經那枚劍鞘,只是一件下品靈寶,但其上卻帶了一縷劍意,隔著萬古歲月,仍未湮滅

    【天地神魔,皆為螻蟻。若我折劍,天下無武】

    劍鞘藏有一道碎虛級別的劍氣,更有一名女子未折劍時的自語。

    眼前的這枚劍鞘則不同它甚至連低階靈寶都不是了,其材質,真就只是凡間的木頭,但此木材的種類,卻是寧凡從未見過的材質。

    當中亦無任何劍意留存,但卻有她的氣息留存,只是寧凡無法判斷,此氣息是哪一個她所留,又或者,僅僅只是姬小搖觸碰之后所留  姬小搖:“哎呀,你似乎認得這個劍鞘,可以告訴我這個劍鞘究竟有何功用嗎,以我的諸多手段,數百萬次實驗之后,也只能確定這是一個意義不明的劍鞘,可問題就在這里如此劍鞘,為何會被制為神藏,存放在那等墓葬的中央墓室之中,真是太奇怪了~又或者,此物于墓主而言,有著比世間任何珍寶都更重要的意

    義~可背后的意義究竟是什么呢,真的好想知道呀。若你為我解惑,我便買一送一,送你一件鎮壓氣運的寶貝,如此,你就能更輕松的增長地巨族運啦~”

    姬小搖又一翻手,取出一尊小鐘法寶,赫然竟是寧凡見過的某物。

    東天界寶,鎮天鐘  姬小搖:“有趣,看你的眼神,竟似見過此鐘一般,明明我才剛將此鐘碎片從神藏中切出沒幾年,真正復原此鐘也還是靠了你的小金庫,此世應無人見過此鐘才對,就連我,也只隱隱測試出此物于鎮壓氣運一事極具神效。但你竟似見過此物,可以告訴我嗎,你是在何時何地見過此鐘,又與此鐘有何淵源,我可以加錢

    哦~”

    寧凡:“”

    寧凡一言不發,只望著此鐘,心中微微刺痛。

    我此世給你的天道金,你卻拿去復原了此鐘,而后招致了來世的某些命運么

    若我不給你道金揮霍,是否東天便不會有此鐘,不會有鐘祭,不會有森羅毀鐘,不會有小妖女險些要被元神祭酒的命運

    越是反抗,越是為你招致厄運嗎

    但便是我不反抗,那些人就肯放過你嗎  姬小搖:“你的眼神望向左下,似在回憶;神色深藏一絲痛苦,看來其中頗有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呢,讓我愈發想要探究一二了;我言及往事二字,你卻不經意

    望向了我,莫非竟還與我有關?你認識異世的我,我猜對了嗎~”

    寧凡:“”

    輪回真是妙不可言,竟能讓一個如此聰慧的姑娘,最終變成一個可愛的笨蛋。

    大家都是姬扶搖,為何我腦袋里的這只,沒有眼前這只那么聰明

    蟻主:“?”

    蟻主:“你不會是在罵我吧?可你偏又夸我可愛這到底什么意思!”

    姬小搖:“哎呀,好像聽到了不得了的聲音,原來你我之間,居然還有這等關系嗎,這可讓我更好奇你究竟是誰了~”

    蟻主:“?”

    蟻主:“不可思議!這個處處模仿本宮的女人,竟仿佛能聽到本宮的心聲!”  姬小搖:“聽不到哦,輪回不可言之物,只用耳朵是聽不到的,但若是同頻之魂,則可遵循十二鐘律的遞進增減,令魂中五音產生共鳴,最終達成五音諧律之妙,超出不可言之界限。吹律聽聲,魂音相并,其音尚宮;同聲相從,物之自然,何足怪也?我是宮音,而你最多只能算是羽音,以宮聞羽,又何必定要去聽呢

    ~”  蟻主:“五音諧律十二鐘!這是本宮獨創之術,但就連本宮也有些遺忘當中精髓所在了,你這處處模仿本宮的女人,竟偷學了本宮的絕學,且學的還是完整版

    ,這怎么可能!”

    姬小搖:“?”

    姬小搖:“你竟當真以為我在模仿你?當真不知道我是誰?這一切,居然不是在裝傻?”  姬小搖:“好難過,突然有些不想和笨蛋說話了。這個笨蛋發問前,似乎從來不懂得思考,而回答沒水平的問題,正是對笨蛋的縱容,所以金主大人,我可以

    把她禁言了嗎?不然我可能真會尷尬到拿頭撞墻的,我可最怕疼了~”

    蟻主:“罵誰笨蛋!有這討厭的蝴蝶天天輕視本宮也就夠了,憑你一只麻雀也配輕視本宮唔唔唔”

    姬小搖發動了不可言印的力量。

    身為同頻羽魂的蟻主,頓時無法言語了,感受到這和自身同源同流的力量,蟻主瞬間想通了某事,卻只覺難以置信!

    假的吧,這小丫頭竟不是在模仿我她竟是曾經的我!  但這并不合理,我沒有任何關于她的記憶,更不記得曾有一縷分神,以姬小搖為名過,是此刻的殘魂之體過于殘破,才不具備這段記憶么?但就算記憶缺失

    ,也不該空白出如此巨大的一段才對,根不該無跡可尋的,然而魂音的共鳴造不得假,此事究竟

    且若她是我,那便是說,我早在過去便和寧凡道念相見過,但我同樣不記得這件事,甚至沒有關于此事的一絲因果留存,就如同被什么人抹去了

    寧凡:“”

    麻煩了。

    倘若她和她自己有了矛盾,我該幫誰

    蟻主:唔唔唔  姬小搖:“別怕!你是我的羽魂,我怎舍得欺負你,只是讓你安靜一會兒罷了~多學學我家金主殿下好嗎~你看,他知世道險惡,故而明明有千言萬語想詢問我,卻還是選擇惜語如金。明明和司羅都愿意長篇大論,到了我面前,卻反而舉棋不定了呢,像他這樣的謎語人,也會因什么人而內心動搖嗎,有些難以想象呢

    ~”  姬小搖:“越是這樣,我便越是好奇,又或者,讓我如此在意,便是這場欲擒故縱的真正目的,若當真如此,我這位金主大人,似乎很懂得吸引女孩子的方法嘛~該不會曾有過很多個女人吧?我就認識一只笨蛋小鳥,于世間每一場幻夢中,皆邂逅了一個少年,每一個少年都不相同~你該不會也有同等數量的小女友吧~

    ”

    寧凡:“”

    姬小搖:“我只是開玩笑而已,你其實可以否認的”

    寧凡要如何否認呢?

    他真的有這么多女人,區別在于每一個都是她。

    撒謊是一種欺騙。

    坦誠卻又和逆樊的人設不符了。

    他能感受到自己的言語,已令對方產生誤解,但卻無法解釋

    姬小搖:“別在意,就算你比笨蛋小鳥花心一億倍,和我也沒有關系呢。比起此事,我更在意你的過往。”

    此為謊言。

    她其實還是有些在意的  姬小搖:“你認得我手中的諸多隨葬品,還疑似和我結下過惡因,否則我的羽魂不可能會孤注一擲,和你相殺至今的。我對一切不可知之物皆有好奇,但你一定不肯說的,對吧~審訊這只笨蛋螞蟻倒是簡單的多,直接就能知曉螞蟻眼中的一切,但那未免有些無趣,且其魂音明顯存在刪改,如此一來,縱使靠著五音諧

    律得來情報,其真實性也難以保證,反而容易于細微處被人誤導。”  姬小搖:“真相與假相的距離,往往只需一字之差,甚至有時可以一字不改,只換一個口氣陳述,便可得到截然相反的事實。學者需要嚴謹,我愿以更嚴謹的

    手段,審視你的一切,但在此之前你該付錢了,我最最喜歡的金主殿下~”

    她只是隨口調笑,但連她自己都未察覺,自己口中的喜歡,是何等真實的心意。

    于是交易達成,她將朽木劍鞘、鎮天鐘借給寧凡,又得到了一百金的研究經費,笑瞇瞇得離去了。

    口中哼唱著愉悅的古謠,那以月氏語唱出的歌謠,只聽得寧凡悵然若失。

    而當那份悵然,借用魂音的感應,回饋給姬小搖,終是令姬小搖心情愈發愉悅了。

    真是一個傻頭傻腦的金主大人~見我走了,竟然這么不舍,這么難過嗎~既如此,明天的休息時間,再抽一些來見他好了~

    畢竟這可是千世萬世都難一遇的土財主,與其放任他的小金庫被億萬萬小女友花光,還不如讓我來花,對吧~

    真好呀~這種不需要上級批復,就能隨時有錢的生活~

    這金主,真是越看越喜歡~

    所以,即使金主大人真是敵人,一切示好皆是陷阱,一切美好終會化作刀劍,也沒有關系的,對吧~與其畏懼失去,倒不如行樂于當下,反正我不虧呢~

    將不知功用的劍鞘、葬鐘借給金主大人,既可幫助他,也可趁機弄清楚這些隨葬品的某些隱藏用途。

    疑似古國后人的金主大人,確實認得這些隨葬品呢,若能說動他,助我研究神舟、神弓、神矢等物,或許我的研究進度,可以一日千里?值得期待一下呢~  便以此劍鞘、葬鐘試一試金主大人的水平好了,若他能成功展示二寶的隱藏功用,又或者他能夠破開我留在二寶之中的小小謎題,我不介意邀請他一同前往

    那片神墓哦~

    這可真是血賺不虧的交易~  且有我的寶貝在,金主大人增長地巨族運之時,定也會更加便利。此乃合則兩利之事,我不搶錢,也不騙錢,我只賺錢~且,我或許會血賺,金主大人也是

    絕對不虧的,而這,便是我立身處世的一切了

    此為商之道!

    商者,言于利,合于契。損人利己者,失于商之道,損己利人者,亦失之遠矣。

    唯有合作共贏,才是真正的商。

    開放合作,和諧包容,市場運作,互利共贏若能達成我心所愿,世間的紛爭,或許這能減少一些吧  “果然,唯有合則兩利的做法,才更符合我的圣心,如此外王而內圣,成圣亦不遠矣。可,三尸成圣并非難點,在此界引下無量水劫卻非我所愿。功德成圣最符合我對圣人的期待,我因立功成圣,此界亦可因我受利,但道靈世界一定不許我這般行事的他們想要的,是將此界毀滅,令我成圣也只是將我當成招致量劫

    的工具。師命難違,除非我能陽奉而陰為,如此一來,古國墓葬的研究進度,還需要更快一些才行”  “說起來,金主大人某些方面,十分符合我對商的定義呢,所以,他為何要化名為棄呢?他該叫契才對呀!他也不該留在這小小稷山,倘若需要增人族運才能

    達成某些目的,何不隨我一道,共同建設美好姬山姬水呢~”  “此外,我已明白了自身圣心所愿,但卻對人之一字尚有不明之處何為凡?何為人?本以為能從某個凡人少年身上汲取些靈感,卻不料所謂的凡人,只是金主大人欺人的幌子,想化凡的話,只能另尋目標,去其他地方游歷了吧?但那樣一來,我就得和金主大人暫時分別了呢,他似乎無法久留于此,如若此時分別,

    會不會再也無法相見呢”  “又或者,我可以試試邀請他,陪我一同化凡~他會答應么?他會,可,為什么呢我能感受到他與我的殘魂產生的糾葛,且始于惡因,他并不像是會與惡因

    日久生情的個性,此事背后定還有更深層的因果,但他卻對我 卻對我刻意隱瞞著,真是很過分呢”

    “一百金都愿意給的人,一句真話偏偏不愿說么”  “男人的心思果然難猜,要不要去請教一下煩人小鳥?可若此事引起了她的興趣,跑來覬覦我家金主豈非害得我家金主,瞬間于諸輪回中擁有無數連襟?似

    乎很有趣呢,但,不可以”

    姬小搖否定了這個念頭。

    她最喜歡有趣的事情了,卻唯有這件樂子,她一點也不想看,甚至于,僅僅只是想到這種可能性,她就有些心口發堵

    

    蟻主:“唔唔唔嗯?可以說話了!那個可惡的女人!下次見面,本宮定要對她還以顏色!”

    寧凡:“牙齒和舌頭確實會有摩擦的時候,但牙齒和牙齒也能打架,這卻是輪回中的奇跡了,真是太有趣了。”

    蟻主:“哼!別和本宮說話!你和她才是一條心,她禁言我,你竟不幫我揍她!你只會看樂子!”  寧凡:“此言差矣,若我當真揍她,你會樂意?我可是十分在意你的感受,這才處處收斂呢。否則以我行事風格,付給她的一百金,大抵不會是什么租借法寶

    的費用,更可能是過夜費”

    蟻主:“過你個頭!你竟然、竟然妄想要和另一個我過夜!不行!她長著和本宮如出一轍的容貌,你若是,若是和她豈非是和我總之不可以!”  蟻主:“算了,本宮和她的恩怨,你不必再管,也不可對她動手動腳!下次見面,本宮自有計較,定叫她知道本宮的厲害!嘁,一個圣人都不是的黃毛丫頭,竟敢輕視我堂堂圣人,且居然還成功了本宮的過去,竟然如此厲害,只憑大修修為就能輕易拿捏一紀始圣嗎~本以為本宮與你和滿智并不是同一級別的物種,但

    或許,本宮的大智若愚只是暫時的,聰明才是本宮的代名詞~”

    寧凡:“確實挺聰明的,果然能成圣的,就沒有一個是笨蛋;倘若不幸淪為笨蛋,則定是遭受了天大的劫數與苦難”

    蟻主:“算你說對的了一次!本宮自不會真是什么笨蛋,此身只是區區殘魂,若你見識了完整的我,定會傾倒在本宮光彩照人的山河裙下~”

    寧凡:“已經傾倒了啊,傾倒在了那顆,比世間任何月光都要澄澈的圣心之上若世間圣人都如她這般,或許悲劇會減少很多吧”

    蟻主:“算你有眼光!等等,你是在夸她,還是夸我!”

    寧凡:“呵”

    蟻主:“喂!說清楚啊,你到底是在夸誰不許笑,一天天的,你就只會笑我!”

    

    弱者的悲劇,有時只是強者的喜劇。

    曾留給稷辰心靈創傷的地巨族,帶給寧凡的,明面里只有風花雪月、故人相逢。

    若沒有滿智的陰謀詭計夾雜其中,寧凡或許會更滿意,可惜,與姬扶搖的相遇,本就是滿智諸多誘餌中的一個。

    所以,若沉溺于短暫的溫存,忽略了隱藏于溫存之后的龐大悲劇,那才是真的失了智。

    寧凡深知自己遠遠算不上強者,如今的他,遠不足以直接威脅到那些高高在上的眼睛。

    所以他明白,眼前的喜劇,乍一看充滿了快樂,實則無處不在暗示將會有更大的悲劇來臨。

    姬扶搖之所以留在淮渦世界,本意是要在此成圣,此為宗門之令,她不可違背,否則必受重責。

    但若遵從,則又會為淮渦世界引發無量水劫,此事有違姬扶搖的本心,若她這么選了,意志與道違背,便是成了圣,圣路也無法走得太遠

    她會屈服于宗門的壓力嗎?

    不,她不會。

    也因如此,真正為淮渦輪回引來最初水劫的,并不是姬扶搖,而是水神共工

    那么姬扶搖的下場,會如何呢

    她會受到什么樣的責罰

    為何她親手復原的鎮天鐘,最終竟會在另一處輪回,對另一個她執行元神祭酒的殘酷刑罰

    宿命如此殘酷,只是毀滅一個人竟還覺得不夠,偏還要用最殘忍的方法,狠狠將其處置

    而這樣的苦難,她究竟經歷過多少次,才會對背叛和苦難如此習以為常、毫不在意

    寧凡和蟻主交談時,話中多是捉弄和調笑,但他真實的心情,遠沒有任何輕松與愉悅,只有憤怒!

    他告誡司羅的話,同樣是在告誡自己!

    只是孤獨和忍受,戰勝不了那片永無止盡的長夜。

    要用火!

    要用火焰,將一切點亮,將一切燒穿!

    離者,火也!

    姬扶搖修的,是商之道。

    但寧凡并不是商,他是離,是火!是若不焚盡敵寇,則絕不熄滅的執著!

    但,還不是時候他此時的因果,遠不足以點燃一場燎天之火

    所以必須忍耐!必須等待!必須編織出更大的謊言!必須讓名為逆樊的燈火,照至更遠的長夜!

    就如同這一次牛刀小試,他刻意不使用任何武力,只想喚醒世人的抗爭之心,只想借革命之火,推翻名為巨足的王政。

    一人之火,宿命不懼,但若我的火種,可令千人萬人星火燎原,你,可敢無視這名為逆樊的因果!可敢放任我和愛妻生生不遇!

    輪回如海,可疏而不可堵;萬靈如川,防靈之口,甚于防川。

    目見百步之外者,不能自見其眥。

    天上的星辰,并不只有發亮的那些!

    黑夜隱去了逝者的微光,那便由我點燃黑夜!

    如此,才算是扶天傾,離寇心!

    但這一切,卻非為了救世,縱使結果相同,也不過是巧合罷了。

    我終不是什么道德真君,因為我從一開始便知道惡人只能由惡人來磨!

    

    【共和紀元年,春三月,日在天雄,王子棄獻鐘,族運大治,授少史。】

    【日在天英,朝月來使,索鐘,傷二祖,諸子懼,少史退來使,姬君至,亂遂止。】

    【日在天滿,王子布叛,不利,擒于野,罪宮刑,鎮稷山。】

    【日在天傷,少史議廢宮刑,諸子云從。】

    【日在天壽,少史累功,授太史。】

    太史閣中,史官司羅放下刀筆和竹簡,完成了今日份的工作,準備要打卡下班了。

    最近的工作頗有些繁重,主要是族內接連發生了許多大事,需要調查、記錄的事情太多了,讓司羅險些違背師命,好幾次只差一點就要被迫加班了。

    幸而,如今的太史閣中,多了一個工作效率極高的新史官,幫他分擔了不少任務。

    寧凡!

    為了幫助地巨族提升族運,寧凡將租來的鎮天鐘,暫時定在了摘心臺之上,以此鐘鞏固地巨族運,致使地巨族運大漲。

    因此功勞,本該遭受驅逐的寧凡,不僅沒有被人驅逐,反而被封為太史閣的少史令,獲得了賞賜。

    少史令,正好是司羅的上司。

    司羅對寧凡的觀感不錯,更虧欠了寧凡大恩,所以就算工作量加劇,寧凡不得不令他加班,他也會同意的。

    然而寧凡并沒有和從前的少史令一樣,把工作全都丟給下屬,而是主動承包了大多數困難的工作。

    這讓司羅對寧凡升為少史一事極為支持。

    自然也有許多人反對此事,卻都不敢明言。畢竟如今的地巨族,誰不知道王子棄走了天大的茍使運,竟不知如何,得了姬水前輩的青眼。  姬水前輩平定了犬神妖詛的動亂,于地巨族有莫大恩情,同時又是一位遠古大修,誰見了不得恭恭敬敬喊一聲前輩?就連巨神、巨虛兩位仙帝,都要對姬水

    前輩執弟子禮,所以就算寧凡本該被族規驅逐,本不該以凡人身份獲得少史令這樣的官職,兩位太上長老還是力排眾議,授了寧凡官職。

    這不合祖制,但卻符合姬水前輩的心意!兩位太上長老心知,若非是愛煞了寧凡,似姬水前輩這等冷情之人,斷不可能將鎮天鐘這等重寶相借的。

    她連鎮天鐘都舍得給他,這是何等深沉的愛意!又或者其中另有算計,但卻不是二祖需要關心的了。

    他們只需要知道一件事,姬水前輩希望寧凡過得好,他們不能和前輩對著干。  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族規之所以要驅逐血脈廢物,是因為血脈廢物可能會拖累族運。可眼下,寧凡留在族地,族運減了嗎?沒減啊!加了嗎?加了啊!

    都用上鎮天鐘這等重寶鎮壓族運了,兩位老祖嘴巴都快笑歪了,怎可能有所不滿。

    血脈零星又如何?

    不管黑茍白茍,能給咱地巨族帶來好運的就是好茍!

    這卻不是什么罵人的話,畢竟地巨族雖說有九種進化妖身,最初的妖體卻只會是茍。  對于能夠吃到姬水前輩軟飯的寧凡,兩位老祖十分滿意,也就是寧凡血脈太低,貿然一次性授封高官難以服眾,否則兩位老祖巴不得直接封寧凡一個太史令

    了,總領太史閣工作,而非只封一個少史

    可惜,二祖得了鎮天鐘鎮壓族運,還沒來得及高興多久,禍事就來了。

    眼見地巨族族運日益昌隆,朝月龍族可坐不住了!

    朝月與銜燭,天生看不對眼,這卻與世仇無關,而是所行之道有著根本矛盾,一個奉清,一個奉濁。

    但,朝月龍族多有先天血脈存世,銜燭之龍卻往往只能靠后天進化得來,極少有妖生來便是燭龍。

    而若是后天燭龍,則十條里面往往有九條都是由地巨進化而來,這正是朝月龍族對地巨族處處針對、打壓的關鍵所在。

    他們不能坐視地巨族族運昌隆,一旦此族族運高到一定程度,必有燭龍生!

    和朝月之龍的高產高量不同,即使是后天燭龍,數量也并不多,可一旦有燭龍現世,無一不是無敵于龍族的存在

    眼見地巨族走了茍使運,竟得到重寶鎮壓族運,朝月龍族立刻派出強者,試圖搶奪鎮天鐘。

    朝月龍族派出了四名仙帝,重傷巨神、巨虛,幾乎就要把鎮天鐘給搶走了。

    危難關頭,寧凡帶著姬小搖出現了!

    都不必寧凡出手,只憑姬小搖一人,就足以打得朝月四帝望風而逃。

    姬小搖一般情況下,并不會主動出手,偏有人搶劫搶到了她的頭上。

    這鎮天鐘,只是她借給寧凡的東西,是她花費了偌大代價才復原的寶貝,自然不可能任由幾只朝月小龍奪走。

    更重要的是,姬小搖從此事背后,窺到了某些算計,令她愈發急于出手,為寧凡擋下一場劫數。

    也在此時,朝月四帝才后知后覺,原來他們想搶的鎮天鐘,竟不是地巨族的東西,而是這位姬水帝君的東西!

    該死!

    他們被姜水道人欺瞞了!從姜水那里買到的情報里,竟隱藏了如此關鍵的細節!

    此鐘竟然不是地巨族的東西,而是逆圣親傳弟子姬扶搖的東西!

    該死的姜水,天殺的姜水!

    還說什么只要成功搶走此鐘,龍子應玄便可喜提朝月圣人的命格,且能和某位逆尊結下善因全尼瑪是騙人的鬼話!

    可惜悔之晚矣。

    最終,此事被寧凡和姬小搖聯手平定了。

    

    時間稍稍倒退到朝月龍族奪寶的那一刻。

    此時的寧凡并不想讓姬小搖出手,因為他從此事背后,看到了滿智的算計,不欲讓姬小搖卷入其中。

    可那正是姬小搖搶先出手的原因!

    若只是被人奪寶,她雖會擊退對方,卻絕不至于如此生氣,畢竟她早習慣了被人算計,被人襲擊。

    可偏偏,她在此事背后,窺到了姜水道人對寧凡的算計

    姜水!那個危險的男人,為何要盯上疑似古國后人的少年

    不知!

    正因不知,她才要搶著出手,不愿令寧凡卷入其中!即使,她直到此時,仍舊不知寧凡是誰

    姜水道人背后的因果,她亦不知具體,但她曾在不少古國墓葬文獻中,看到姜水道人的名字出現過!

    甚至就連比古國歷史更久遠的文獻,也有一些提到過此人名字!筆墨雖說不重,然而只說能在那般久遠的歷史之中留名,便已算得上恐怖了!

    無論時代如何變遷,世間逆柱如何更迭,此人始終躲藏于歷史洪濤之下,從未真正溺亡

    如此存在,又豈是好相與的,即使是古國后人,遇上了也可能著了道!

    姬小搖不敢想象,被如此古老的存在盯上,寧凡會如何,會贏么?還是會死

    明明她只是和寧凡萍水相逢,但讓她坐視寧凡遭此劫數,卻是無論如何都做不到。

    于是她搶先出手,擊退了朝月四帝,卻也在擊退四帝的瞬間,目光一驚,轉瞬卻又故作平靜了。

    被算計了么

    可笑她處處小心,卻還是在即將成圣的關頭,被名為姜水的老怪給算計到了

    她面上并沒有流露出半點遭到算計的表情。

    只笑瞇瞇地看著寧凡,如往常一般,騙起了寧凡的錢財。

    “我幫你擊退了朝月四帝,此事你可得記得付錢呀,我最最喜歡的金主大人,沒有個幾百幾千金,我可有些吃虧了~”

    寧凡和姬小搖相遇后,始終沉默寡言,亦不打算有任何逾越。

    卻在姬小搖此番騙錢的一刻,忽然伸出手,握住了對方的手。

    并在握住手掌的同時,將一道名為【解言印】的法印,從姬小搖的體內,強行吸入到自己體內。

    “別怕,只是一道法印而已,除之不難。”寧凡幽幽嘆息。

    他只想努力維持逆樊的人設,可當眼前之人出現危險,他卻還是無法坐視不理。

    那法印,正是滿智借由朝月四帝,對姬小搖種下的算計。

    算計的也不是姬小搖本人,而是試圖經由姬小搖之手,令此法印最終落于寧凡身上。

    拿陰謀詭計算計寧凡,容易被寧凡看破、避掉。

    唯此陽謀,寧凡無法避讓,不得不應。

    若當真被解言印打中,姬小搖所持的不可言印立刻就要相互抵消,暫失不可言印之力。

    而在鴻鈞圣宗,持言印者擅解言印,乃是重罪,會被刑山鎮壓十紀輪回。

    只差一點,姬小搖就要遭受算計、犯下重罪了。

    所以寧凡必須出手,替姬小搖除去此印,如此一來,中滿智算計的,就成了他。

    被寧凡吸入體內的解言印,方一入體,便術式轉變,變成了【無量封神印】。

    所謂的解言印,從一開始就是用二相術式的手法煉制的,同時具備解言印和無量封神印的功效,具體表現為何種姿態,取決于受印者是何人。

    若攻擊姬小搖則用第一相,若攻擊寧凡則化為第二相。

    寧凡看破了這一步棋,即使如此,他也不得不應。

    “喂!你沒事吧!此印或還有后手,你怎得傻乎乎直接往體內吸!”姬小搖難得有些著急了。

    “只是封印術罷了,小事。”

    “封印術?封印了何物?”

    “封印了你最想在我身上研究的東西,于你而言,卻是可惜了”

    “可惜你個頭!都什么時候了,你還在這些跟我裝瘋賣傻!那樣的存在一旦出手,絕不會無的放矢,不行!去我的臨時實驗室,我要給你做全身檢查!”

    “全身,你確定?”

    “少廢話!本宮讓你干嘛,你就給我干嘛,懶得跟你解釋!你對那姜水之人的恐怖,根本一無所知!”

    心急之下的姬小搖,口氣不再如從前那般茶里茶氣,反而更接近蟻主傻里傻氣的狀態。

    又或者,此事關心則亂的她,才是真實的她,平時展露在外面的,只是她刻意戴上的小小面具。

    但也怪不得姬小搖關心則亂。  在她查閱的那些古文獻中,但凡提到姜水的文字,可沒有幾句是好話!顯然即使是古國神靈時代,乃至更久遠以前的洪荒苦滅時代,但凡提到姜水之名的,

    記錄的幾乎全是此人的種種坑人事跡。

    此人手段詭譎難防,可謂是史料中記載的第一坑貨!難保寧凡代她承受解言印后,不會有其他變故發生!

    她不是寧凡,自不知此印進了寧凡體內,封印了寧凡神術幾成、是否還有其他副作用,但也多少猜出解言印的后手不可不慎。

    于是不許寧凡反抗,立刻帶著寧凡,回到她的臨時實驗室里,做寧凡做了全身檢查,檢查的過程,自是難以避免,需要如此這般,這般如此。

    這就有些為難寧凡了。

    他倒是想維持人設,但他最多只能維持不設,關于二月二龍抬頭之事,卻是難以硬控

    且還要忙著把稷辰的視線給封禁掉,自是沒有多余的力氣顧忌些許細節了。

    有此一遇,他甚至不知道該不該怨恨滿智了所謂吃水不忘挖井人,原本想把滿智千刀萬剮的心情,也因喝到了少許井水,變得只想砍滿智一千零一刀了。

    少的那一刀,正是對滿智的感謝,什么,你說沒少,反而多了?對不起,數學不好,實在算不清這些。

    “你!別!鬧!”

    “沒鬧”

    “那你這是想!干!嘛!”

    “問你自己,你一直在碰,你都沒有停過”

    “我我在一本文獻里,看到過姜水道人對人種下斷子絕孫毒,理由是有人向他求助,說是生兒育女太苦太累”

    “如此說來,姜水此人還怪好呵,直接從根本上幫人解決困擾了。細細想來,他每一次算計于人,必是有人有求于他,此事莫非”

    “你瘋了!就算是開玩笑,也請你不要這么想,那人的陰損,非你可以想象!等等,你舔我手指干嘛怪惡心的”

    “不小心”

    “嘁,裝模作樣,你就不是什么好人,少在我這里裝大尾巴狼,我不吃這套!再作怪,給你舌頭割了!反正我事后還能給你裝回去,一絲神經都不會接錯”

    姬小搖頂著漸漸奇怪的氣氛,強行穩住道心,給寧凡做著身體檢查。

    從前她拿寧凡做實驗,尚會避免與寧凡產生過多肢體接觸,此刻卻只想把寧凡切成一百零八萬片,一片片的確認無誤,才可放心

    至于寧凡,則還需要維持略顯搖搖欲墜的人設,不能過多逗弄愈發接近蟻主性格的姬小搖。

    如此一來,他也只能轉移自身注意力了,否則一直盯著姬小搖認真的臉,他怕是將連最后的不設都難守住。

    于是思索起此番遭受滿智算計一事,不由得微微皺眉。

    “為何皺眉,這里會疼?還是舒服?”

    “”

    “嘁,又開始裝大尾巴狼了!”

    “”

    此番算計,他在明,滿智在暗,偏他還有弱點跟在身邊,立刻就被洞悉人心的滿智加以利用了。

    也因如此,此番交鋒他才會棋差一著,中了滿智一招封印術。

    此無量封神印,確實會封印他的神術,但不至于永久封印,只是在這場道念戰中,他暫時無法動用神術罷了。

    此印專為針對寧凡的神術而來,且針對的并非萬物認主,也非從前的萬物溝通,而是寧凡進階之后的萬物溝通。

    證據就是,滿智從前對寧凡的神術,多少有些蔑視,一開始,甚至只打算將寧凡這尊木之父神,煉為一具木偶傀儡,壓根沒有將神靈、神術放入眼中。

    但這一次,滿智卻借朝月四帝、姬小搖的手,封印了寧凡神術,極盡針對,布局不再似從前那般縝密,反而給人倉促之感。

    怪只怪,寧凡沒按滿智的劇本行動,居然為神術修出了新的功用。

    滿智不懼寧凡從前那些神術,卻唯獨對萬物溝通的新功用感到了威脅,于是寧可暴露無量封神印、解言印的存在,也定要在此道念戰中封了寧凡的神術。

    事實上,無論是解言印還是無量封神印,都不是可以公之于眾的東西,皆牽涉了龐大因果。

    無量封神印與遠古神靈有關,自不必多言。

    解言印則是針對不可言的手段,不可言卻是道祖的看家本領,此印一旦曝光,你讓道祖如何想?又是一場風波。

    若只是尋常交鋒,以滿智不愿吃虧的個性,絕不會動用此等禁忌手段。

    代價太大,收益卻僅僅只能在道念戰中暫封寧凡一時,明顯是虧本買賣。

    可即使虧本,滿智卻還是這么做了,于倉促中出手,令寧凡小虧的同時,自身同樣有了不小的虧損。

    這就好比雙方行棋到了中盤,滿智忽然一改棋風,不再尋求穩扎穩打,而是對寧凡不經意的某顆棋子產生了忌憚,直接選擇互換大龍

    寧凡心思飛轉,瞬間想通了關鍵所在。

    滿智越是忌憚萬物溝通,卻說明自己此時的萬物溝通,可對滿智產生巨大威脅!那威脅之大,是滿智不惜惡了道祖這等逆圣,也要加以針對的東西!

    “此印只能于道念戰中封我神術,說明滿智害怕的,是我在道念戰的某個環節動用此術,從而招致某些結果,又或是知悉某些情報”

    “他越是恐懼,越說明他的所求,又或是他的弱點,就在這里!”

    “此道念戰中,有他不惜一切也要達成的目標,那目標,可能是某物,也可能是他試圖隱藏的秘密”

    “我雖暫封了神術,卻反而因此,對局面看得更清了如此一來,即使暫無法動用神術,我也未必不能找出滿智的弱點,將這場煩不勝煩的算計徹底根絕!”

    “必須將所有線索串聯起來他的行為邏輯,他對族運的在意,他對萬物溝通的忌憚,他似活過了無盡悠久的歲月”

    寧凡在那里認真思索著,因過于認真,二月二便也不再龍抬頭了。

    姬小搖卻俏臉越來越難看了。

    怎么回事!

    剛剛還生機勃勃的小家伙,怎么偃旗息鼓了

    難道真是斷子絕孫毒!畢竟這和古籍描述的相似了九成

    嘁,斷就斷唄,反正有不關我事,我又不是他億萬萬小女友中的一個

    可此事卻是因我而起。

    他為救我而傷,我豈能坐視他被億萬萬小女友所嫌棄

    又或者,我可以給他重裝一個新的?

    不,不行!倘若是意志層面的毒藥,便是更換一萬根,也還是不堪再用。

    且意志之毒還會蠶食全身,一旦全身意志皆亡,則必葬于青銅、黑火之中,死于不祥。

    必須喚醒小家伙的生存意志才可!

    給我站起來!不許認輸!不要向冰冷的現實低頭!

    “嘶!你要干嘛!”

    “你別管此為笨蛋小鳥所創的白日飛升之法,若連這也無用,你就真的只能放棄了”

    天才與笨蛋,究竟有多遠?  嗯,已經是笨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