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網 > 七零軍婚甜如蜜,科研軍嫂上大分 > 第242章大結局
  醫院——

  救護車劃過走廊,亮亮的燈光在這一刻在沈桑榆看看散發著一層層大小不一的光圈。

  “病人恢復意識了。”

  “病人現在大出血,急需血液,問問外面的人有沒有O型血,記住告訴他們親屬不能獻血。”

  沈桑榆耳邊隱隱約約傳來醫生急切的聲音。

  她想撐起腦袋看看自己怎么了,可腦袋上像是頂著一塊兒大石頭怎么都起不來。

  沈桑榆只能歪了歪頭,一眼就看見了跟著救護椅跑的顧傾川。

  “顧傾川。”

  沈桑榆喃喃道。

  顧傾川聽見聲音,臉上肉眼可見的欣喜起來:“我在,你現在感覺怎么樣了?”

  沈桑榆手抬不起來,聲音沙啞:“胸口痛死了,比腿還痛。”

  沈桑榆心里忽然有些恐慌:“我是不是被打到心臟了?沈于年被抓了嗎?顧傾川……我有點害怕。”

  到最后,沈桑榆甚至帶著哭腔。

  她現在太想火了。

  明明快要死了,但腦子卻異常活躍。

  她害怕自己死了以后顧傾川怎么辦,顧傾川的為人自己知道,要是她沒了,這輩子顧傾川都走不出來了。

  還有她想要做的實驗,趙玉龍的電影她還沒有看。

  沈桑榆越想越傷心,哭著道:“顧傾川,我一點都不想死。”

  顧傾川眼眶跟著紅了起來。

  沈桑榆自己看不見,然而從他的視角看過去,沈桑榆的胸膛已經被一片獻血染紅,嘴唇也變成了毫無血色的蒼白顏色。

  但他不能讓沈桑榆害怕。

  馬上要進審訊室了,顧傾川快速說:“不會死的,外面全是軍人,血液管夠,沈于年被我當場打斷了四肢,現在死不了,我也不會讓他就這么容易死的。”

  說完,顧傾川停下腳步,大聲道:“桑榆,你不要害怕,我在外面等你。”

  潔白的手術室大門被打開,等醫生護士進去后,又無情的合攏。

  這下子顧傾川再也堅持不住了,整個人雙腿發軟。

  沈旭眼疾手快拉住顧傾川。

  “老大,你可得堅持住啊,帶時候別小嫂子出來了沒見著你可不好了啊。”

  顧傾川死死的抓住沈旭的衣袖,道:“我媽跟大哥來了嗎?”

  “來了來了,現在已經上樓了。”沈旭趕緊點頭。

  正說著,顧夫人和顧憑闌就急匆匆趕了過來。

  顧憑欄臉上還有汗水:“桑榆怎么樣了?”

  顧傾川臉色蒼白又難看:“不太好,醫生說失血量很大,距離太近,貫穿傷。”

  “貫穿傷!”

  顧憑闌驚呼一聲:“傷到重要位置了嗎?”

  顧傾川搖頭:“偏離心臟了,這是唯一的好消息。”

  顧憑闌松了口氣:“只要內臟沒有受損就好了,桑榆年輕恢復的快。”

  “嗯。”

  手術時間九個小時,期間沈靜書以及沈家所有人全部都來了。

  沈政庭風塵仆仆,看著手術中三個字樣的時候老淚縱橫。

  “老天爺為什么要這么對我啊,我已經失去了一個兒子,怎么……怎么不來索我的命啊!”

  沈政庭這輩子無疑是成功的。

  要什么有什么,幾個兒子孝順,小輩出息。

  可他又是悲哀的。

  小兒子被人惡意調換,父子二人這輩子連一次面都沒有見過,空有的父子緣分。

  好不容易留了一個后,但現在還在還在手術室里面生死未卜。

  手術室的走廊圍滿了人。

  終于,第二天清早,手術室的大門被打開。

  “怎么樣了!”這一刻所有人都沖了過來。

  醫生一個踉蹌練練后退幾步,趕緊搖頭說:“送來及時,暫且沒有生命危險了。”

  顧傾川問:“什么叫做暫且?”

  醫生看了一眼臉色難看的顧傾川,解釋說:“手術時間太長,病人凝血功能不好,幾乎換了全身的血液,后期并發癥多,貫穿傷恢復周期長,能不能挺過去就要看病人自己了。”

  醫生說著,又道:“不過也不用太悲觀,咱們的手術是成功的,距離成功邁進了巨大一步,這三天病人還要在單獨的房間進行觀察,家屬每天只能進去一個人,一個人見十分鐘左右就要出來。”

  大家伙兒都仔細聽著,都恨不得拿著筆一字不落地記下來。

  醫生說完,沈桑榆也被推了出來。

  白色的床單是新換的,但醫生和護士的衣服上都還有血跡,足以說明手術過程多么兇險。

  好在挺過來了。

  三天時間,一共只有半小時的見面時間,顧傾川身為丈夫根本排不上號,也爭搶不過。

  沈桑榆被綁架受到了很大的重視。

  上面成立了調查組,很快真相調查的水落石出。

  艾登回國之后才發現沈桑榆比自己想象中還要優秀,并且從一些渠道了解道磁懸浮已經有了成色瞬間慌了神。

  艾登是典型的種族歧視者,要他道歉簡直比登天還難。

  他原本是想讓找人暗殺沈桑榆的,可M國的領導看中了沈桑榆的價值,便想將人帶回國培養。

  為此還做了十足的計劃。

  這也是為什么當初綁架會這么順利的原因。

  所有參與綁架案的全部在國內被審理,M國為了遮掩丑事拒不承認。

  但現在華國已經走到了世界的舞臺上并且大放異彩,沒敢把事情做的太絕。

  等綁架案事情結束后,就已經過去兩個月了。

  沈桑榆管穿傷好的特別慢,哪怕傷口只有那么小一點,但受的罪可不少。

  在病床上躺了整整兩個月,哪怕有顧夫人的投喂仍舊瘦了一整圈。

  顧傾川經過這事兒害怕了,在綁架案結束后申請退居二線,不再參與危險任務。

  他為國家奉獻了十年,也該為自己的妻子奉獻了。

  顧傾川覺得自己不能讓自己的妻子遇到危險的時候自己總是不在。

  顧傾川想的很清楚,繼續上大學,當然他肯定是做不了生意也做不了研究,他只要有更多的時間陪伴沈桑榆就行。

  就這么長長久久的一輩子。

  沈桑榆出院這天,病房里全是人,軍區領導,研究所領導還有顧家和沈家的人都在。

  就連顧臻也來了。

  沈桑榆受傷的事情徹底瞞不住小家伙了,沈桑榆出院這天小家伙哭的驚天動地,嚇得沈桑榆不知所措。

  以往顧傾川還能擔待幾分,但現在不行,他不喜歡任何人朝沈桑榆哭喪著臉。

  “不準哭,你小嬸嬸現在沒事了。”

  果然,顧臻乖巧的點頭:“我知道,可是我忍不住啊。”

  顧傾川:“……”

  “好了。”沈桑榆不禁開口:“孩子還這么小,他又不懂這些。”

  沈桑榆說完,微笑說:“是你小叔太兇了,而且應該是我給你道歉才對,不應該瞞著你。”

  顧臻抿著嘴:“沒有生氣。”

  “我就知道小臻最好了。”

  顧臻無言以對。

  沈桑榆完美拿捏小孩兒。

  沈桑榆出院后還需要繼續修養,但這時候已經開學,干脆向學校請假,沈桑榆不想延畢,好在學校答應只要不掛科,期末直接參加期末考試就行了。

  顧傾川不用出任務后時間多了不少,再過三個月他也要考大學了,這段時間都在備考。

  期間,顧傾川做了一個驚天動地的大事。

  他瞞著沈桑榆,重新置辦了一場婚宴。

  當沈桑榆換上潔白的婚服和頭紗,手里捧著潔白的玫瑰時,沈桑榆是懵逼了。

  顧傾川原本是說戰友結婚讓她來當伴娘,結果換了個衣服就變成了自己是新娘。

  顧傾川站在臺上目光溫柔。

  “顧傾川,你要跟我再結婚一次嗎?”

  “嗯,這次跟真正的沈桑榆結婚。”

  上次結婚他們沒有收到一句祝福和看好。

  但今天高朋滿座,掌聲經久不絕。

  “桑榆,我想跟你好一輩子。”

  ——

  正文完,后面還有很多番外,會把故事寫完全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