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網 > 閃婚后禁欲醫生每天吻我99次姜寧顧言深 > 第321章 我找到你,只是時間問題

瞬間,車內彌漫著一種讓人說不出的胃酸的味道,混合著香水味。

顧言深的車內,身上,都沾染了嘔吐物,他的眉頭微微擰著。

姜寧大概是因為懷孕的關系,孕激素不太穩定,所以情緒也很多變。

下一秒,她就哭出聲,是委屈的:“我說了,我坐前面會吐,你為什么一定要我坐在前面。”

是斥責,也是不滿,下一秒,姜寧完全不理會顧言深。

顧言深錯愕了半天,才回過神。

姜寧在拼命的敲打車門,企圖從這里逃離。

顧言深打開中控鎖,姜寧開了車門,走到路邊,把自己的胃酸吐了一個精光。

顧言深就在一旁陪著,手里拿著紙巾和礦泉水,一時半會也沒了想法。

兩人的氣氛有些尷尬。

“漱口水。”顧言深被動開口。

姜寧拒絕了:“不用你假好心。”

而后姜寧快速的超前走著,一秒鐘都不想看見顧言深。

她覺得顧言深就是一個禍害,是自己命中注定的劫數,只要遇見這個人都沒任何好事。

越是這樣想,姜寧就越覺得氣憤,腳下的步伐越來越快。

顧言深回過神,三兩步就抓住了姜寧的手。

一個用力,姜寧直接被帶到了顧言深的面前。

姜寧來不及反應,顧言深不管不顧的就直接把姜寧抱到了自己的懷中。

姜寧微微錯愕。

因為是醫生的關系,所以顧言深有潔癖,很深的潔癖。

是絕對不允許任何臟兮兮的東西出現在身上,但現在,這人卻又好像不管不顧了。

姜寧覺得,若是早些時候,自己能感動的想哭。

但是現在,她是笑著哭,是一種悲涼和狼狽。

“我們回家。”顧言深許久,才平靜開口,“我讓人來接。”

姜寧還在掙扎,但是顧言深卻牽著姜寧怎么都沒松開。

兩人站在原地,看起來都有些狼狽。

顧言深第一時間就給徐誠打了電話。

而這里距離小院并沒太久的,顧言深也沒開車,而是就這么牽著姜寧的手朝著小院的方向走去。

“先回小院,等徐誠過來。你洗個澡。”顧言深已經利落的安排好所有的事情。

全程,姜寧都沒說話。

現在這樣確確實實是很難受。

但更讓姜寧覺得難受的事和顧言深在一起。

可是姜寧卻很清楚,她必須和顧言深了斷,了斷的干干凈凈。

在這樣的想法里,姜寧逐漸安靜了下來。

不到十五分鐘,兩人回到了小院。

這也是兩人爭執到現在,第一次這么手牽手走在一起,縱然現在兩人各懷心思。

回到小院,姜寧拿了自己寬松的衣服,直接就去了衛生間。

顧言深并沒攔著。

姜寧很小心的反鎖了衛生間的門,怕出意外。

顧言深的意外。

但一直到姜寧沖完澡,換了干凈的衣服出來,顧言深都再更進一步做什么。

“等我。”顧言深淡淡開口,這話里透著一絲絲的警告。

是對姜寧的警告,避免姜寧再從自己的面前消失的無影無蹤。

姜寧聽得出來,她很淡的笑了笑。

“放心,我一定會在這里,不會離開,畢竟我還沒把離婚證拿到手。”姜寧說的平靜。

這話,讓顧言深的眸光微沉。

但下一秒,顧言深并沒說什么,直接朝著衛生間走去。

很快,衛生間傳來流水的聲音。

姜寧安安靜靜的在沙發上坐著,全程都沒說話,好似在等著顧言深。

顧言深的速度很快,十五分鐘后就已經出來了。

姜寧聽見開門聲,轉頭看了一眼,她覺得這人是故意的。

顧言深并沒穿衣服,只圍了一條浴巾,頭發還濕漉漉的滴落在地上。

“我沒衣服。”顧言深淡淡開口。

小院確實沒有顧言深的衣服,姜寧很清楚。

“我的備用衣服在車上,等下徐誠來了會帶來。”顧言深把話說完。

姜寧沒應聲。

顧言深自顧自的拿了吹風機在吹頭發。

姜寧第一次覺察到小院的設計極為的不友好,還沒任何隱私。

好似不管自己躲在什么位置,只要顧言深在你面前,你就可以360度的看見這人的聲音。

好看的肩胛骨,倒三角的完美身材,寬肩窄臀,隨著顧言深的動作,人魚線凹了下去。

他們上過無數次床,所以姜寧太清楚這幅身材給人的手感。

在這樣的情況下,姜寧不吭聲,那種煩躁的情緒變得越來越明顯起來。

顧言深一直到把頭發吹干,這才轉身看向姜寧。

姜寧雖然面無表情的坐著,但是顧言深卻可以精準的判斷的出姜寧現在的情緒。

惶恐而緊張。

顧言深斂下眸光,從容不迫的朝著姜寧的方向走去。

隨著這人的氣息靠近,他的身上和姜寧是同一款沐浴露的香味。

“你這一個月在哪里?”顧言深淡淡開口。

吹風機依舊看著,但是這一次是吹著姜寧的頭發。

姜寧并沒回答顧言深的問題。

“姜寧,你很清楚,我找到你,只是時間問題。”顧言深淡淡提醒姜寧。

這句話,陸霆驍也說過。

但前提是,姜寧不離開公館,離開了,她早晚藏不住。

順藤摸瓜,只要有線索,那么顧言深也可以找到姜寧。

“你既然說孩子不是我,那你和傅宴辭在一起?”顧言深繼續問著。

這樣的口氣漫不經心,聽起來一點都不是在質問。

就只是在聊天,尋常的聊天。

姜寧覺得,要比城府和定力,自己根本不是顧言深的對手。

三兩下就可以被顧言深逼迫到走投無路的境地。

要比無恥,她更不是。

“這是我的事情,和顧醫生無關。”姜寧繃著,讓自己看起來冷漠的多。

顧言深不疾不徐的給姜寧吹著頭發,并沒再繼續逼問。

在這樣的態度里,姜寧越發顯得惶恐。

好似顧言深發現什么了,但是姜寧卻不確定。

所以最終姜寧也不吭聲,避免自己掉入顧言深的陷阱里。

“姜寧。豐城只有一個地方,我沒查過,因為我覺得,你不太可能會在這里。”顧言深忽然開口。

這話,不緊不慢的讓姜寧的神經瞬間緊繃了起來。

她強迫自己冷靜,不看向顧言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