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網 > 團寵嬌氣包的六個大佬爹爹 > 第二十六章 妖王晏危
  就在魔尊抱著他們往主位上走去的時候,嬌嬌突然不著痕跡的動了動。

  阿淵敏銳的察覺到,看向嬌嬌。

  嬌嬌為難的看過來一眼,又低頭看了看自己儲物袋的位置。

  阿淵就明白了,這是有別的爹爹想要找嬌嬌說話了。

  在阿淵的記憶中,嬌嬌的傳音玉佩一共給了三位爹爹,今天的魔尊是其中一位。

  還有三位,嬌嬌還沒來得及送。

  而這個時候,想要聯系嬌嬌的,大概就是她的那位妖王爹爹。

  魔尊正美滋滋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享受著別人看見他帶著女兒進來時投來的目光,根本沒有看見兩個小孩子的那一瞬間對視和嬌嬌的異常。

  嬌嬌在心里嘆氣,也慶幸自己的儲物袋里面發生的事情,只有她自己知道。

  妖王爹爹已經在和她說話了,因為沒有聽見聲音,還喊了好幾次她的名字。

  但是現在正被魔尊爹爹抱在懷里的小姑娘怎么可能會回答妖王爹爹呢,她只能心虛的結束了通訊,想著等有時間再和妖王爹爹說一聲好了。

  ……

  郁郁蔥蔥的樹林下,靈池上空的靈氣濃郁,清澈見底的池塘中,幾尾小魚慢悠悠的游來游去,快活極了。

  突然,水面的平靜被一個石頭的突然到來打破,水面一聲炸響,魚兒慌亂的游來游去。

  有一只白皙如玉的手落于池中,只在池邊輕輕一勾,再伸出手來,手中已經多了一條小魚。

  垂眸看著小魚在自己的手心跳動,男人的臉上浮現出無趣的神情。

  他捏著小魚的尾巴,魚頭朝下,被他捏著甩了甩,沒一會兒就不動彈了,沒死,像是被甩暈了。

  “真沒用。”男人的聲音漫不經心,抬手一扔,小魚就回了靈池。

  回到靈池之后,剛剛好像被甩暈的小魚甩著尾巴,沒一會兒就消失不見。

  男人這才覺得有趣一點,看過去,風流瀟灑的臉上多出幾分興味,語氣中莫名多了幾分興趣,“原來,沒那么蠢。”

  “這是發生什么事情了,讓你來這里找我的小魚兒發脾氣。”一道輕笑聲傳來,靈池上空的靈氣逐漸凝聚,緩緩匯聚成了一個人形。

  年輕的男人模樣溫潤如玉,銀發白袍,氣質清冽,就如同這清澈見底的靈池。

  “你怎么來了?”男人抬眸,漫不經心的看了對方一眼,又伸手準備再撈條魚。

  “妖王大駕光臨,怎能不前來迎接。”男人一步一步走過來,腳底如雪上蓮,一步一開花,透明無色中,又好像多了點淺淺淡淡的藍色。而男人的眉心,恰好有個水滴形狀的淺淺藍色印記,溫潤如玉中又多了幾分出塵的圣潔之色。

  被成為妖王的男人,正是暗境的妖王晏危,風流不羈,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向來一身紅色長袍,聽完對方的話,他只是嗤笑一聲,并無回應。

  “怎么突然想到來我這里了?”

  晏危滿臉嫌棄的看了他一眼,“只是路過,再說,池清,你可還記得,這靈池,是在本王的地盤。”

  池清往自己的身后看了看,回過頭來又笑了笑,語氣輕柔,“你說怎樣就怎樣吧。”

  “這次過來找我的小魚兒撒氣,可是又發生了什么事情?”

  晏危突然滿臉哀怨,“嬌嬌切斷了我的通訊。”

  他好不容易忙完手頭上的事情,想看看自己的乖乖女兒在哪里,誰知道嬌嬌竟然直接切斷了通訊,過了這么長時間,還沒有聯系他。

  “你說,嬌嬌是不是不愛我這個爹爹了?”

  池清笑了一聲,出塵圣潔的人,笑起來尤為好看,像是萬年雪山上的冰雪融化,格外惹眼。

  想必很多人看見他的笑都會覺得震撼,可這其中,并不包括晏危。

  晏危眉間一顆小小的紅痣,正是在和池清水滴印記一樣的地方,兩人對視一眼,晏危突然生氣的罵了一聲。

  “嬌嬌不理我了,你竟然還幸災樂禍?”

  他捏了捏拳頭,“池清,不如現在你和我打一架。”

  池清輕輕的擺手,后退一步,并不緊張,反而輕松自然,“我沒那個閑情雅致。”

  “你當本王和你商量呢?”晏危罵了一句,手中紅色的妖力聚在手心,一掌打了過去,“不想打,那你被本王揍一頓,本王心情也會愉悅。”

  池清唇間露出無奈的笑,但也并不想被動挨打,直接迎了上去。

  ……

  在宴會結束后,嬌嬌甚至沒來得及在剛剛收拾好的房間住一晚,就在急著離開了。

  “嬌嬌,路上危險,真的不讓爹爹和你一起去嗎?”魔尊還在堅持,試圖讓嬌嬌可憐他一下,帶著他一起去。

  他還不知道嬌嬌想要去哪里,若是嬌嬌想去的地方很遠,又或是路上遇見了什么危險,那該怎么辦?

  魔尊越想越擔心,本來多肆意的一個人,現在著實體會了一番養孩子的不易。

  可嬌嬌堅持,聲音軟軟的,但是很堅定,“爹爹放心,我和阿淵路上會很小心的。”

  “而且,阿淵會保護我。”

  “讓爹爹保護你不好嗎?”魔尊還有些不放心,也不想讓小女兒剛剛來到魔域就離開。

  “爹爹,這是嬌嬌和阿淵的秘密。”嬌嬌無奈,小姑娘仰起小臉,模樣看上去很是為難,“爹爹乖乖的,等嬌嬌回來好不好?”

  魔尊還能說什么呢?

  嬌嬌說想讓他乖乖的啊!

  魔尊輕輕嘆口氣,“那好吧,嬌嬌,路上小心。”

  “爹爹放心。”嬌嬌自信的笑笑。

  魔尊又看向阿淵,這時候,語氣中多了幾分認真和托付,“阿淵,照顧好嬌嬌。”

  阿淵微微頷首,小小少年,看上去卻很能讓人放心,也值得托付。

  “魔尊放心。”

  嬌嬌握緊了阿淵的手,“阿淵一時都會好好保護嬌嬌的,爹爹放心。”

  小姑娘已經不想耽誤時間,她拉著阿淵打算離開,“爹爹再見。”

  魔尊心中萬分悲傷,沒想到小姑娘這么快就離開自己了。

  想到小姑娘剛見到自己抱著自己大腿喊爹爹的場景,再看現在小姑娘毫不猶豫的轉身離開,魔尊微微嘆氣。

  現在的他,這么早就要明白什么叫做兒孫自有兒孫福了嗎?

  二殿下仰頭看向父尊,偷偷的和在自己身邊的大殿下說話,“我怎么覺得父尊的模樣,像是被拋棄……”

  他自認為自己的聲音很小,可是,他好像忘記了,他身邊的,可是魔域的尊主,魔尊之名,放到整個修真界,是到哪里都能威懾人的存在,實力強大,可與那所謂正道第一仙尊不分上下。

  又怎么可能聽不到一個孩子在自己身邊的碎碎念。

  更何況,他的聲音著實算不上小。

  魔尊俊臉沉下來,“墨子安。”

  二殿下猛地站直身體,“在。”

  “回去,把你的功課做抄十遍,沒學會騰空之前,不許再去爬樹逗小鳥。”

  墨子安的臉瞬間耷拉了下來,小心翼翼的給自己求情,“爹爹,十遍太多了,而且,孩兒笨,騰空……”

  “說一句話,加一遍。”魔尊聲音沉沉的開口。

  “父尊回去后早點休息,兒臣想起還有功課,先行告退。”

  說完之后,他就一溜煙的跑了。

  大殿下看著弟弟逃跑的模樣,心中無奈,連跑怎么也能跑的這么慢。

  不過,弟弟也不是什么都不會,至少,他爬樹飛快。

  看著父尊面上的沉重,大殿下也很識趣。

  他和魔尊說了一聲,也快步跟在墨子安的身后離開。

  魔尊頭疼的捏了捏眉心,這兩個兒子,就是沒有他的嬌嬌乖巧可愛。

  嬌嬌到底什么時候才能回來啊?

  他現在已經開始想女兒了。

  ……

  嬌嬌和阿淵離開很遠,才暫時停下來。

  “阿淵,我和妖王爹爹說一聲,剛剛切斷了通訊,妖王爹爹肯定會不開心。”

  “好。”阿淵從儲物空間拿出一個小毯子鋪到石頭上,這是他們找到的一塊格外整齊好看的大石頭,當作臨時坐下休息的地方剛剛好。

  “嬌嬌,坐這里。”阿淵拉著嬌嬌到了坐著最舒服也是鋪的最柔軟的地方,讓嬌嬌坐下。

  “謝謝阿淵,阿淵真好。”嬌嬌笑瞇瞇的,看著阿淵微紅著臉,故作無事的往旁邊看去。

  她心下有些想笑,阿淵可真容易害羞,真可愛!

  嬌嬌拿出聯系妖王的傳音玉佩,小小的手在上面劃了一下,淺淺的靈力落下,傳音玉佩突然亮了一下。

  妖王晏危正和池清打的天昏地暗,就在他即將要亮出大招的時候,突然注意到傳音玉佩亮了下,然后,對面就傳來了小姑娘乖乖軟軟的嗓音,“爹爹,爹爹在不在?”

  妖王動作一頓,眼神驚喜,就要把傳音玉佩拿出來,池清注意到,眼神變了變,然后沖了過去,一掌把晏危拍到了百米開外,而在那之前,他已經動手搶過了晏危的傳音玉佩。

  “池清……”遠遠的傳來一道怒吼聲,池清抬手,妖力擋在前面,聲音無法被傳音玉佩那邊的嬌嬌知曉。

  “是我。”池清湊近傳音玉佩,低聲開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