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網 > 腰軟王妃重生后被禁欲王爺掐腰寵 > 第594章 蕭辰衍登基
  即使是自己逼著永安帝喝下的慢性毒藥,蕭辰衍在這一刻還是露出了悲痛的神色。

  按照慣例,他很快便召集起宗室和禮部的官員商議永安帝的喪事儀程。

  沈如周原以為永安帝早就過身了,只是蕭辰衍秘不發喪,如今才回過味來。

  他是怕被人查驗出永安帝是被毒死的,所以還是用了先前的慢性毒藥,讓永安帝熬了十日才死,這樣一來便很難勘察出癥狀。

  還真是夠謹慎的。

  沈如周來到靈堂,正巧宮人在收斂永安帝的尸身,她無意中瞥見永安帝右手的食指泛紅,像是被咬破了。

  難道永安帝臨死之際留下了血書?

  想到這里,沈如周感覺心跳都漏了一拍。趕忙催促宮人為永安帝凈體換衣,以免被蕭辰衍發現。

  夜深人靜之際,沈如周將泰和宮所有的人在腦子里細細篩了一遍,最后鎖定了在了尤嬤嬤身上。

  尤嬤嬤是先皇后的貼身婢女,先皇后出事后,她得了瘋癥,蕭辰衍一直將她藏在別院,后來還是靠著她作證扳倒了繼后和譽王當上太子的。

  蕭辰衍應該以為尤嬤嬤是自己人,所以才沒有將她處理掉。

  但沈如周先前為她治療過瘋病,她很清楚,依照尤嬤嬤對先皇后的忠心,如果永安帝死前想要留下血書傳位給寧王,那么尤嬤嬤是值得托付的。

  沈如周悄悄摸到了尤嬤嬤的居所,開門見山的問:“永安帝留下的血書在哪兒?”

  尤嬤嬤的眸中閃過驚詫,看沈如周的表情像是見了鬼一樣,“什么血書,我聽不懂你在說什么?”

  對于尤嬤嬤的矢口否認,沈如周并不奇怪,畢竟此事太過隱秘,若不是她無意間看到永安帝手指上的血也斷然猜不到的。

  沈如周耐下性子和她解釋,“我知道你是想等寧王回來再拿出來,可是到時候就來不及了,皇上的喪儀一完,蕭辰衍就會登基,帝位一定,便再難傾覆了。”

  尤嬤嬤自然也想到了這些,帶著幾分絕望的道:“給你又有何用,如今宮里都是蕭辰衍的人,我們根本沒辦法送出去任何消息。”

  “你忘了還有攝政王嗎?”提起自己心里的那個人,沈如周面上不自覺的揚起笑意。“攝政王已經秘密回京,到時候我們里應外合,定能助寧王順利繼位。”

  尤嬤嬤仍不相信,質問道:“你被困在宮里,攝政王在宮外,你們無法互通消息,如何里應外合?”

  “我們心意相通。”沈如周眉宇間溢滿自信,她與北修宴早就心有靈犀,只憑著對周圍局勢的判斷,就能猜出彼此的想法,默契配合。

  “尤嬤嬤,攝政王權勢滔天,軍中朝中心腹無數,足以抗衡太子。而且攝政王是寧王的師父,多年來一直細心教養他,待他如師如父,這些你該是知道的。”沈如周分析的有理有據,無論是實力,還是感情,攝政王都是寧王最堅實的依靠。

  尤嬤嬤看著沈如周眼里的光,感受到了無限的希望,當即點頭拿出了血書。

  沈如周展開一看,果然是傳位給寧王的遺詔,心中大喜,“尤嬤嬤,你放心,這一次我們一定能贏,而且是兵不血刃的贏。”

  重活一世,她定要扭轉乾坤,逆天改命。

  九月初九,是新帝的登基大典。沈如周在側殿被宮女再三催促更衣。

  “沈小姐,封后的詔書馬上就要到了,您換上鳳袍才好接旨。”

  沈如周無視宮女的焦急,慢悠悠的對著鏡子描眉。

  鳳袍?她才不稀罕呢!

  抬眼看了一下外面的日頭,北修宴應該快到了。

  果然,不一會兒,外邊便傳來了侍衛倒下的聲音,北修宴帶著人到了。

  宮女太監嚇得縮到了墻角,沈如周上前牽了北修宴的手,兩人并肩而立,向著那明晃晃的金殿走去。

  蕭辰衍的登基儀式正在進行,禮部尚書捧著金碟玉璽獻上。

  “慢著!”突然一道聲音打破了嚴整莊肅的大典。

  眾人的目光齊刷刷的看了過來,沈如周紅裙嬌艷,像是一團熱烈的火焰,帶著耀眼的光芒。

  “蕭辰衍謀害先帝,竊位篡權,我有血書為證。”沈如周的聲音高亢,抬手高高舉起永安帝遺詔,展示給文武百官看。

  上書:蕭辰衍不忠不孝,謀害君父,朕決議傳位寧王,立此為據。

  有人認出了永安帝的字,“是先帝親筆所書……”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