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網 > 重回上錯花轎那天我當場改嫁前夫他爹蘇蒹葭沈鶴亭 > 第295章 大人真的還怪好了

“綰綰,你在看什么?”見蘇蒹葭回眸,大長公主順著她的視線看去,見她竟然在看晏行,她不以為意收回視線,這人有什么好看的?

也就那副皮囊能唬唬人,內里尖酸刻薄,睚眥必報,特別那張嘴更是毒的很,有哪一點招人喜歡?

若不是那樣一副性子,何至于到現在連個娘子都沒有。

眼瞅著就要熬成老鰥夫了……

聽聞晏老夫人為此愁的頭發都白了。

“沒什么,母親,我們走吧!”蘇蒹葭只看了一眼就收回視線,沒想到這位大人瞧著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樣,給人的感覺倒是溫和。

蘇蒹葭與大長公主已經走遠。

晏行仿佛被定格了一樣,他怔怔的站在那里,腦海中一遍又一遍回想著蘇蒹葭的模樣,尤其是那雙眼睛。

重華郡主,竟長了這樣一雙眼睛……

前些日子,她的事鬧得沸沸揚揚,他特意命人調查了一番。

京都人盡皆知重華郡主父不詳,是一個不能提的禁忌。

為何,為何重華郡主會有這樣一雙杏眼?

“晏太傅這是怎么了?”見他一直站在那里不動,路過的官員不禁上前詢問了一聲。

晏行這才回過神來,他面不改色,“哦!本官只是在看天上的云,宋大人難道不覺得今日的云格外不同嗎?”

聞言宋藺抬眼看了一眼天上的云,繼而他皺起眉頭來,今日的云與往日的云有不同嗎?

他怎么沒有瞧出來?

他倒是覺得今日晏太傅與往日有所不同。

晏行提步就走,只不過他心里亂得很,連帶著步伐也有些凌亂。

見他越走越急,且越走越偏,宋藺忍不住喊了他一聲,“晏太傅。”

不過晏行想的太過入神,根本沒有聽到他聲音。

下一秒。

只聽砰的一聲,晏行竟然徑直撞到宮門口的石獅子上。

宋藺真是聽了都覺得疼的慌,晏太傅今日這是怎么了,莫不是丟了魂?

他嘴角一抽,“太傅大人您沒事吧!”

晏行這一下實在撞的很響,引得宮門口的侍衛都紛紛朝他看去。

迎上眾人詫異的眼神,晏行瞬間清醒過來,主要還是剛才那一下撞的太疼了,但他面不改色揮了揮衣袖,“無礙,聽聞宮門口的石獅子撞人很疼,我便想著試一下,看看是不是真的。”

他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樣,后退兩步,“確實挺疼的,我已經替諸位大人試過了,以后諸位大人切記小心。”

眾人:“……”

聽上去好像是真的。

瞧起來也好像是真的。

但就是哪里有些不對勁兒!

只是該道謝還是得道謝,宮門口幾位大人紛紛拱手,“多謝太傅大人。”

等在宮門口的晏九立刻迎了上去,一言難盡看著他,大人真的還怪好了,只是好的有些不太正常……

等上了馬車。

晏行才捂著撞疼的額頭呲了呲牙。

晏九想說什么,他眼都沒有抬,“立刻回府。”

晏九悄悄抬眼,今日大人這是怎么了?往日他嫌老夫人念叨,每日下了早朝,都要在外頭耗上許久,才肯回去,今日這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嗎?

一路上,晏行歸心似箭,秋風涼爽,可他手心一片滑膩。

這么多年,他閱人無數,從未見過一雙如此相似的眼睛。

他像是急于求證什么。

馬車剛停,他立刻跳下馬車,這副火急火燎的模樣把晏九都給看呆了,他家大人向來一副從容不迫的模樣,就好像天塌了都不是什么大事。

他還從未見他這般失態。

不。

晏九突然想起一件事來,還有那一回,那位成婚的時候,大人喝的酩酊大醉,還無故失蹤了一晚……

“老夫人呢!”一入府,晏行便沖著管家問道。

見他步履匆匆,管家心里咯噔一聲,這是要抄家了嗎?怎得今日大人神色如此慌張,“回大人的話,老夫人在小佛堂。”

晏行提步往小佛堂的方向而去。

晏九跟在后面。

管家也立刻跟上,他沖著晏九擠眉弄眼的,這是發生什么事了?

晏九摸了摸鼻子,他也很想知道,大人今日處處透著不對勁兒,就好像撞鬼了一樣。

小佛堂。

“母親!”晏行來的時候,晏老夫人正在禮佛,見這個不成器的兒子來了,她連眼皮子都不抬,“這也不到時辰呀!今日是什么風把太傅大人吹過來了。”

晏行一言不發,目不轉睛盯著她看。

晏老夫人這才睜開了眼,她一巴掌拍開晏行,反手抓住他的手腕,“今日你回來的正好,可別想著再給我溜走,前陣子給你說的那個柳家表妹,還在京都,你正好去叫人相看相看,然后把親事給訂下來。”

晏行任由她抓著,他抬起另一只手,遮住老夫人的下半張臉,一瞬不瞬看著她的眼睛。

一樣的杏眼!

他呆呆怔怔的,“母親,你笑一下。”

晏老夫人心頭大驚,“你該不是病了吧!”

她伸手探了探晏行的額頭,嘀咕道:“這也不燙啊!”

晏行執拗的看著老夫人,“母親,你就笑一下給兒子看。”

晏老夫人狐疑的看著他,難道不是發熱,而是撞鬼了?

一時間,她身上毛毛的。

見她不肯笑,晏行急切的催促道:“母親,快啊!”

晏老夫人,“……”

這是什么鬼?

她皮笑肉不笑扯出一個笑容。

雖然不怎么好看,但這已經夠了。

晏行直勾勾盯著老夫人的眼睛,他仿佛被人施了定身術一般,方才在宮門口,與他對視的時候,重華郡主也給了他一個笑容。

一樣的杏眼,一樣的笑起來眉眼彎彎,宛若月牙,怎么會這樣?

母親這雙眼獨特的很,自他出生,她便常覺遺憾,他處處都遺傳了父親,不管是清冷淡漠的性子,還是那雙狹長的丹鳳眼,沒有一處像她的。

為何重華郡主那雙眼睛,竟與母親的眼睛如此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