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網 > 重生:開局懟翻綠茶校花,我只要高冷女學霸 > 第70章 自作孽,不可活

晚上講課的時候,同學們發言提問異常熱烈。

馬上就要考試了,大家都很急切。

中間休息的時候,有個叫“我的青春我做主”的學生在群里發問。

【唐老師,昨天那道力學物理題我不太明白。】

唐昊道:“這道題我已經講過很多遍了,只要把幾個力學定理聯系起來,很容易解答。”

【可那幾個公式該怎么運用,我不太熟練。】

唐昊問道:“還有誰不明白,扣2。”

群里飄過十幾個“2”。

唐昊暗嘆,看來還得再給這群活寶講講。

沒辦法,雖然只有十幾個人,但也得盡職盡責才行。

于是,唐昊深入淺出地把這道題又講了幾遍,把每個知識點掰開了揉碎了,一點點講解清楚。

直到所有人都弄清這里面的門道后,唐昊才算松了口氣。

再之后,又帶著同學們復習其他知識點。

等講完后,唐昊還得抓緊時間復習英語。

轉眼就是大半宿。

時間就這么一天天過去,距離高考越來越近。

某天下午放學的時候,唐昊剛出門口就被幾個身穿黑西裝的男人攔住。

“你叫唐昊?”

為首那人問道。

“有事嗎?”

唐昊有些疑惑。

看這些人的穿著打扮,似乎像是道上的人。

“婁爺找你,跟我們走一趟吧。”

那人指了指馬路對面那輛黑色寶馬車。

唐昊眼神一凝。

婁爺的大名可謂如雷貫耳。

此人作為本地最大的黑社會頭目,堪稱手眼通天。

他找自己干什么?

“我不認識什么他。”

說完,唐昊騎車就要走。

卻被那人一把拉住:“小子,別敬酒不吃吃罰酒,江海市還沒人敢不給婁爺面子!”

“放開!”唐昊臉色一沉。

那人一揮手,另外幾個人當即把唐昊攔住。

一個個殺氣騰騰,氣勢森然。

跟幾天的龍哥等人截然不同。

那幫家伙頂多也就是幫混混而已,這些人可都是實打實的黑社會。

“不得放肆!”

這時,車門打開,一位老態龍鐘的老者下車,朝這邊走了過來。

“婁爺!”

幾個黑衣人束手站立,恭敬問候。

“你等退下。”

老者一擺手,屏退眾人。

他上下打量了唐昊幾眼:“這位同學,我跟你無冤無仇,你為何在背后惡意中傷我?”

唐昊一臉懵:“此話從何說起,我什么時候中傷你了?”

老者問道:“難道沒有?”

“你剛才也說了,咱倆無冤無仇,我犯得上中傷你嗎?”

“可據我所知,這些天你一直散播我的負面消息。”

“無稽之談,你聽誰說的?”

老者頓了頓,這才說道:“董龍。”

唐昊瞇起眼:“那個黃毛是吧?”

“不錯。”

“他說話像放屁一樣,信不得。”

“為何?”

唐昊把前幾天的事情向老者講了一遍。

“你是說董龍故意挑撥?”

老者沉聲道。

“明擺著的,我跟你并無過節,為何要惡意中傷你?”唐昊道。

老者卻道:“這種事我不能聽你一面之詞。”

唐昊道:“簡單,把他找來當面對質就行了。”

“來人!”老者一揮手,“立刻把董龍叫來,我有話問他。”

“是!”手下當即開車離去。

不多時,兩輛車先后駛來。

董龍滿臉堆笑迎上前:“婁爺,您找小的有何吩咐?”

老者指著唐昊:“之前你說是他散播謠言,惡意中傷我?”

董龍連連點頭:“沒錯,就是他,我親耳聽到的!”

唐昊笑了:“親耳聽到?那我問你,我是怎么說的?”

董龍支吾道:“你說婁爺是渾蛋王八蛋,還說他是個早就該死的老烏龜……”

唐昊又問道:“可我跟婁爺無冤無仇,為何要辱罵他?”

董龍愣了愣,他還真沒想過這個問題。

“呃,你……”

“對了,你說你最看不慣黑社會,所以,所以……”

婁爺可是久經世事的老江湖,一見董龍結結巴巴的模樣就知道他鐵定在扯謊。

“給我打!”

婁爺一聲令下,幾個手下對著董龍就是拳打腳踢。

董龍也帶了小弟,可那些人根本不敢上前。

婁爺辦事,輪得到他們插手?

“啊……婁爺饒命,我說的都是真的……”

董龍抱頭哀嚎。

“還敢扯謊?”

婁爺也來了脾氣,大手一揮,幾個手下再次加重力道。

這下董龍可被打殘了,遍體鱗傷,渾身上下都是血。

“別打了,我說我說……”

董龍最終還是吐露實情。

“婁爺,之前我跟唐昊有些過節,所以想借助您的手好好收拾他一頓……”

婁爺大怒:“你好大的膽子,連我也敢戲弄,當真是活膩了!來人,把他剁碎了扔去喂狗!”

幾個手下當即上前。

董隆嚇壞了,連忙抱住婁爺的腿:“婁爺,我知道錯了,我也是一時糊涂,您別跟我一般見識……”

婁爺可是殺人不眨眼的狠人,像董龍這種小癟三,弄死也就弄死了,根本不叫個事。

“呵,現在知道怕了,早干什么去了?”

婁爺冷道。

“且慢。”這時,唐昊開口了。

“小伙子,你要給他說情?”婁爺問道。

唐昊笑了笑:“我沒那么無聊,我不想見血,別在我面前剁餃子餡。”

婁爺一擺手:“拖走!”

幾個手下像拽死狗似的把董龍推進車里,一腳油門開遠了。

“小伙子,今天的事抱歉了,是我調查不明。”

婁爺一改之前的威嚴,臉上多了一抹笑意。

“算了,你也是被董龍騙了。”唐昊擺擺手。

“今后遇到麻煩就提我,多了不敢說,整個江海沒人敢再為難你。”

“多謝,但用不著,我習慣了獨來獨往。”

說完,唐昊騎上自行車漸行漸遠。

“婁爺,這小子有點給臉不要啊,有抱大腿的機會居然不珍惜。”

一名手下小聲嘀咕。

婁爺淡然一笑:“這個小伙子臨危不亂,處變不驚,也算是個人物,給我查查他的底細,看他究竟是什么來路。”

“明白,我立刻派人去辦。”手下答道。

“行了,回去吧,今晚我跟林董事長有飯局,遲到可就不禮貌了。”

說完,婁爺轉身上車。

汽車一聲鳴笛,飛速駛離現場。